上一章←      返回目录    +书签   →下一章

第615章 答案

    手机收藏网址http://m.74j.nethttp://wap.74j.net

    再次见到莉莉丝的神降之体,艾布纳不敢再想那些失礼的念头,郑重地在胸前画了一个“大地母神”的圣徽,诵念道:

    “……您是生命的源泉;您是万物的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记得曾经说过,我并非是以神灵的身份接见你……所以不必那么多礼。”莉莉丝摇摇头,接着伸出食指指了指上方,笑着问道,“你已经见过她了吧?”

    “她?”艾布纳闻言一愣,他通过那声被拦截下的问候,大致猜到法辛太太肚子怀着的孩子可能就是从“欲望母树”手里脱逃的“被缚之神”,但怎么会是“她”?“祂”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看来克洛斯菲娅很好的完成了我的任务,将她从“心理炼金会”得到的那些情报都转告了你。”莉莉丝满意地点了下头,然后才又继续道,“托尔兹纳这次能够摆脱‘欲望母树’的控制,月亮上那一位其实出力最大,甚至她最后能顺利转移,都是祂一手安排的,自然不会不留后手。”

    原来丹尼尔迷宫的谋划,就连“原始月亮”都插手了……祂也忌惮着“欲望母树”吗?

    虽然回想不起这两位神灵具体意味着什么,但艾布纳也知道祂们都是比真实造物主都要危险的存在,且遭到七神和大部分邪神的敌视……

    原著里曾提到过,那两位既对抗,又合作……是什么原因让“原始月亮”下定决心对“欲望母树”下了黑手?

    嗯……我记得原著里虽然没有明确说明,但也提到“月亮”途径的权柄被分成了四份。

    其中黑夜女神可能持有唯一性,也就是原著里神战后,女神交给莉莉丝的“绯红月亮”。

    “原始月亮”无疑占有了一份序列1的“美神”,所以祂的尊名里有“生命与美丽的象征”这句描述。

    莉莉丝虽然化身“大地母神”,但手里应该也还留有一份“美神”,这大概就是祂还能偶尔回应血族高层的原因。

    而最后一份“美神”,则很可能被“欲望母树”夺走,这让祂这位“恶魔之父”也有了“月亮”领域的权柄。

    这次“原始月亮”算计“欲望母树”,该不会是想将“被缚之神”控制在手里,然后借此和后者交换那一份“美神”吧?

    可“原始月亮”显然低估了莉莉丝对这件事的了解程度,所以最后帮人做了嫁衣?

    那天上午的“血月”就是因此才出现的?

    啧啧,丹尼尔这位穿越者前辈还真是了不得,竟然能“调动”那么多的神灵和天使之王顺手推动计划,最终历经千年一举将“被缚之神”救了出来!

    不过,托尔兹纳还是受到了“原始月亮”的阴性力量侵蚀,所以成了她?

    阴性力量……我记得法辛太太当初之所以能怀孕,是靠着一位和“原始月亮”密契过的医生的帮助……原来那时候,“原始月亮”就为“被缚之神”找好载体了吗?

    毕竟普通的婴儿,恐怕承受不了一位近神存在的灵魂附体。

    这么看来,那位“痛苦魔女”雷伊还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工具人……她找上那位医生,将其当作晋升仪式的一部分,又能顺利从丰收教堂偷走那套可以储存生命力的非凡物品……现在想来,八成都是大地母神和知识与智慧之神顺手安排的。

    目的嘛,自然是不让那位医生再进一步去“污染”法辛太太肚子里胎儿……

    谷而由于法辛太太之前始终没有接触大地母神教会或者黑夜教会,“原始月亮”对于自己的力量又很自信,所以顺理成章地接过那位“痛苦魔女”,利用她合理地让“1-025”脱离了风暴教会的掌控,瞒过了“欲望母树”。

    这些神灵每一步动作背后,都有那么多的安排,一个工具人竟然可以多层次利用……真是可怕!

    虽然觉得自己可能有些“迪化”,但艾布纳的心里还是充满了忌惮,接着,他又想起法辛太太在最初失去那位医生的调理后,有一段时间胎儿的状态很差,还是自己给她介绍了胖药师达克威尔,才稳定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可如果那真是“原始月亮”的手段的话,达克威尔真有本事稳定得住胎儿?

    他那时只是个序列9而已啊!

    思绪电转间,艾布纳看向笑吟吟望着自己的银发妖异“男子”,斟酌着问起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莉莉丝没有直接回答,反而提示道:“我记得你在入住风暴教会送给我们的那栋别墅后,曾举办过一场舞会吧?还记得在舞会上遇到了谁吗?”

    遇到了谁?那可太多了,休、佛尔斯、戴莉、罗曼……等等,好像某个尚未“重启”的水银之蛇……

    “威尔·昂赛汀?”艾布纳口中吐出这个名字,心里却是恍然,达克威尔作为“生命学派”的成员,未来还会持有一段时间“概率之骰”,他在贝克兰德时自然有作为“命运议会”议长的“小蛇”看护,而法辛太太的问题那时候就落入了对方的眼中。

    “没错,而且那条水银之蛇提供了不小的帮助,甚至微微调整了胎儿的命运,让托尔兹纳的附体方式隐蔽地偏离了‘原始月亮’的预期……

    “正是有了水银之蛇的插手,我们才能相对轻松地斩断了她和‘原始月亮’的联系,否则恐怕还要多费上不少手段。

    “另外,祂其实就是在你组织的那场宴会上对那胎儿动的手脚,还因此将一位‘玫瑰学派’的圣者吸引到了别墅附近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莉莉丝又有些揶揄地笑道,“说起来,你亲自组织的宴会没有出事,可不是因为你使用了所罗门金币,而是那条‘水银之蛇’付出了不少的‘幸运’,才将‘玫瑰学派’的圣者支走。”

    我组织或者参加的宴会、舞会可能会出变故的事,连神灵都有所耳闻了吗?我是该感到“荣幸”呢,还是该感到“不幸”?

    艾布纳在心里自嘲了一句后,终于将那位穿越者前辈“丹尼尔”的布置,以及诸多神灵、天使在这件事里的手段推测出七七八八,有了相对完整的认识……

    除了一件事……那就是,莉莉丝也好,知识之神也好,甚至是罗塞尔,1为什么会那么看重丹尼尔,看重“灾祸印章”,甚至看重自己……

    艾布纳沉吟了片刻,还是问出了自己来丰收教堂前就想确认的问题:

    “丹尼尔,他是否也和我一样,有着连通那片‘未知之地’的眼睛?”

    虽然早有猜测,但艾布纳还得到明确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亲贝小说阅读值得收藏https://www.74j.net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

亲贝网小说笔趣阁  豫ICP备17021726号-1|